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 > 正文

关键时刻站得出来——重庆抗洪抢险一线党员干部掠影

发布日期:2021-07-20 09:52 来源:重庆日报

七月十三日,沙坪坝区磁器口金碧桥,工作人员正在清淤。首席记者 龙帆 摄\视觉重庆

七月十二日,江北区多处低洼路段积水严重,交巡警观音桥勤务大队及时疏水排涝,消除安全隐患。(市公安局供图)

自今年入汛以来,我市嘉陵江出现1次编号洪水,共有130条中小河流共发生了1036次不同程度的涨水过程,其中26条河流共发生43次超警戒水位洪水,9条河流发生15次超保证水位洪水。

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党员干部!暴雨洪灾面前,重庆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把防汛抢险救灾现场作为新时代赶考的重要考场。他们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用行动书写共产党员的忠诚与担当。

闻“汛”而动筑牢防线

“这次洪水不小,你们下游要小心!”7月5日凌晨5时,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五岔水文站青年党员余双琪接到上游东溪水文站通报实时水情的电话,她立刻和站长刘劲梅开始着手准备电波流速仪。

五岔水文站位于綦江流域下游。7月5日凌晨,綦江上游普降暴雨,受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綦江水位“蹭蹭”上涨。

中午13时20分,两人开始测第1份流量,紧接着又是第2份、第3份……直到第二天天亮,她们共测了12份流量,整宿没有合眼。她们测回的水情、雨量等精准水文数据被及时传送到市水文监测总站,作为编制水文预报的依据。

7月11日19时,嘉陵江2021年第1号洪水在嘉陵江支流渠江形成,长江上游水文局发布水情预警,预计洪峰将于13日凌晨通过磁器口。

接到水情后,沙坪坝区磁器口街道金蓉社区党委书记蒋世佳立即来到嘉陵江边,挨个通知商户、居民注意防范避险。磁器口位于嘉陵江边,“十年九淹”,但每年都能安然度汛。这背后,正是蒋世佳及其同事的付出。

洪水达到184米的保证水位,需疏散转移9户29人;达到189.49米,需疏散转移76户251人……“十年九淹”的磁器口,什么水位要撤离,水位每上涨0.5米要搬迁多少户,在蒋世佳心里都有一本“台账”。蒋世佳总是把工作做在前面,他说,“我是党员,提前1分钟通知到商户、居民,就能为商户居民减少一份损失、增加一份平安,这是我应尽的责任。”

抗洪一线勇于担当

“平常时候看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危难关头豁得出来。”在抗洪抢险一线,党员在关键时刻体现着担当作为。

7月12日,大雨倾盆,垫江G243(渝巫路)太平至县城段公路边坡塌方,沿线出现了5处滑坡险情,从山上滚落的碎石堵塞了边沟,严重影响往来车辆安全。

负责该项目建设的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天津电力建设有限公司组建抢险先锋队前往排险,26岁的一线技术工人冯聪聪主动请缨加入,他说:“我也是党员,我要上。”

队员们冒着大雨挥锹抡锄,整整奋战了4个小时,才将垮塌范围内的滚石、落石清理干净,并疏通了堵塞的沟渠,保证了道路行车安全。

7月6日、7日,奉节县普降暴雨,24小时最高降雨量达161.4毫米。7日上午9时许,新民镇长棚村村支书左树全在巡查中发现村民廖永乾家附近的一口山坪塘快要漫塘了,山坪塘周围居住着300余名村民,一旦决堤,后果不堪设想。

左树全第一时间上报镇政府。镇上派出抢险队,大家经过研判,决定挖一条导流渠引出雨水,防止漫塘。

来不及调运机械设备,挖导流渠全靠人力。左树全挥一挥手,和村里的党员们扛起铁锨锄头,就冲上了施工地。见党员干部带头,廖永乾等几个村民也主动参与抢险,他们两两一组,凿石开沟。大家冒着暴雨整整挖了一个下午,终于在下午6时许挖通了一条长30米、宽1米的导流渠。眼看着塘水顺着沟渠缓缓溢出,左树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接着,他又带领村民对山坪塘垮塌部分进行了加固维修,彻底排除了险情。

7月12日清晨,重庆主城暴雨倾盆,多处路面积水,阻断交通。早上7时许,6辆小汽车“搁浅”在渝北区龙石路环山国际附近主干道的积水中,车主心急如焚。周围大批车辆通行受阻,交通出现拥堵。

正在龙石路附近执勤的渝北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回兴大队摩巡骁骑陈小虎毫不犹豫地冲进积水中,和同事刘茂森、张先静、杨智杰一起,合力将受困车辆推出积水。4名交巡警在积水中推车的画面,也被过路的行人用视频记录下来,迅速火遍全网。

这4名交巡警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四五岁,其中,陈小虎、刘茂森两人不久前刚刚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

党员干部为村民解急难

7月3日,一场“直播带货”在巫溪县通城镇开启,直播带货的主要农产品之一,正是当地进入成熟期的青脆李。

在得知当地7月5日起将有连续强降雨天气后,市政府办公厅帮扶集团驻巫溪县通城镇乡村振兴工作队和通城镇党委政府抢在暴雨来临前,组织了一场公益助农直播活动,并积极联系线下销售渠道,让当地已成熟的李子赶在暴雨到来前及时销售出去。

受连日暴雨影响,巫山县曲池乡柑园村脆李裂口,1000多吨裂口的脆李无法销售,300多户果农受影响。为了减轻村民的损失,乡政府联系了一家果酒加工企业,收购裂口的脆李作为原料,但昂贵的运输费用难倒了村民。

关键时刻,村里的党员干部站了出来。村支书孙垒组织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收购,又联系好物流公司进行运输。党员干部免费出人力,物流费用由村集体支付。“每销售一吨脆李,我们就得从集体经济里拿出200元作为补贴。”孙垒说,目前,柑园村已运出60吨裂口脆李。

(稿件原载于2021年07月20日《重庆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