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 > 正文

鲜血流在一起 意志凝于一块 盟员烈士纪念碑见证多党合作风雨同舟

发布日期:2022-08-04 09:53 来源:重庆日报

2022-08-04-0065.jpg

7月29日,民盟重庆市委会原秘书长杨虹讲述盟员烈士纪念碑的故事。记者 解小溪 摄/视觉重庆

旧址资料

“一一·二七”盟员烈士纪念碑,位于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一大批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抛头颅、洒热血,与中国共产党人风雨同舟、并肩战斗,为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事业作出牺牲和贡献。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一一·二七”大屠杀,在此前后,共有300余位中共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遇害,其中包括28位民盟盟员牺牲于渣滓洞、白公馆等地。1991年,在中国民主同盟成立五十周年之际,民盟重庆市委会立此碑,表达对盟员先烈们的崇敬和缅怀。

讲述人

民盟重庆市委会原秘书长 杨虹

歌乐山下、嘉陵江畔,啾啾鸟鸣中,歌乐山烈士陵园显得愈发静谧。

香樟翠柏环绕,红砂岩雕塑列于前,肃穆的“一一·二七”大屠杀殉难烈士墓位于后,300多位中共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长眠于此。墓前广场左侧,有一座朱红色花岗岩纪念碑静静矗立,它就是“一一·二七”盟员烈士纪念碑。

此碑是为了纪念在那场大屠杀前后牺牲的何雪松、刘国鋕、陈然等28位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其中,杨泉新烈士为纪念碑树立之后核定身份)而立。他们与中国共产党人肩并肩战斗、手挽手牺牲,倒在了黎明的前夕,用生命筑起了一座丰碑。

“鲜血流在一起,意志凝于一块。那是民主党派人士在一个地方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更见证了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的历史。”7月29日,记者跟随民盟重庆市委会原秘书长杨虹一起,走进那段峥嵘岁月。

他们的鲜血

与中共党员鲜血流在一起

何雪松、刘国鋕、陈然、蔡梦慰、邓惠中、程谦谋、成善谋、周从化、李惠明……殉难盟员的名字,用漆金字铭刻于红色碑体中间,左上是烈士头像浮雕,右下摆放着大理石花圈。

“烈士们用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要缅怀他们、学习他们,珍惜现在、努力奋斗。”这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香樟树下的碑林中,一位年轻母亲正在给两个孩子讲述那段历史。

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反动派在溃败前,对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等监狱的革命者进行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一一·二七”大屠杀。此前,国民党特务从9月开始,分批屠杀狱中革命志士,直至11月29日结束。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殉难者多达300余人。

“大屠杀发生在重庆解放前夕,在这些牺牲的烈士中,有28位是民盟盟员。”杨虹说,盟员烈士的鲜血与中共党员的鲜血流在一起,用生命谱写出一曲民盟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并肩战斗、肝胆相照的壮丽颂歌。

重庆是民盟的发祥地。在这里,民盟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力促国共两党和谈和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在这里,28名盟员英勇牺牲,见证了民盟等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并肩作战,为民族独立解放、国家民主进步而英勇奋斗的历史。

他们的故事

彰显对信念矢志不渝

如今,盟员烈士纪念碑静静矗立在烈士墓旁,不时有参观者和市民前来凭吊。

触摸朱红色花岗岩碑体上一位位烈士的名字,似乎带着一种别样的温度。那是他们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奔走呼号的生命印记,是关押在军统重庆集中营里与中共党员并肩战斗的历史记录,是民盟先辈从容不迫、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精神写照。

1946年加入民盟的何雪松,是一位一生都在追求真理的国民党退役上校军官。1947年,他因组织反抗国民党独裁统治活动而被捕,在狱中成为“铁窗诗社”成员。大屠杀时,看着身边难友一个个倒在血泊中,何雪松强撑起负伤的身体,像钉子一样坚定站在牢门边,用身体挡住罪恶的子弹,为其他难友创造脱险机会。牺牲时,何雪松年仅31岁。

盟员烈士刘国鋕,是小说《红岩》中刘思扬的人物原型。他出身于四川一个封建大家庭,1948年4月因叛徒出卖被捕。在其亲友利用上层关系想方设法营救时,他却表示“决不背叛革命”,拒签“悔过书”。在狱中,他与陈然等难友制作了一面五星红旗,准备迎接解放。1949年11月27日,刘国鋕高声吟诵《就义诗》,在歌乐山松林坡刑场慷慨就义。

“失败膏黄土,成功济苍生。”这是周从化烈士刻在牢房墙上的大无畏誓言;“在凯旋的号声里,我们将会交换一个微笑。”这是黄细亚烈士充满希望的诗篇。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一大批民盟盟员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与中国共产党人并肩战斗,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牺牲和贡献。

他们的精神

一代代人薪火传承

1991年,为纪念中国民主同盟成立50周年,民盟重庆市委会秉持理想初心,决定在歌乐山烈士陵园修建“一一·二七”盟员烈士纪念碑。3月,纪念碑落成,将民盟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并肩战斗的历史铭记于碑上。

如今,“一一·二七”烈士牺牲已70多年,革命志士的英名和事迹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被湮没。《红岩》小说,家喻户晓;《红梅赞》歌曲,广为传唱。每年清明、11月27日等节点,到歌乐山烈士陵园祭扫瞻仰的人络绎不绝。

“在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奋斗的过程中,尤其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民主党派人士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中国共产党人风雨同舟,为建立新中国作出了重要贡献。”杨虹说,在28位盟员烈士中,有20位也是中共党员,这是信任的结果,也是合作的方式,体现出统一战线重要法宝的巨大包容性和影响力。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盟员烈士纪念碑,让后来者能更加清晰理解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的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杨虹表示,将发挥好盟员烈士纪念碑作为中国民主同盟传统教育基地的作用,始终不忘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初心,始终同中国共产党想在一起、站在一起、干在一起,矢志不渝跟党走、携手奋进新时代,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共同奋斗。

青山忠骨,薪火传承,英魂不朽。

本报记者 王亚同 实习生 唐靖岚

(稿件原载于2022年08月04日《重庆日报》)